Feeds:
Posts
Comments

我愛毓民!

我沒有資格批評究竟黃毓民是否過了火,或詹培忠想博出報,
城市論壇只是一個讓公眾發聲的平台,同時亦讓嘉賓一個與市民對話的機會。
如果詹培忠認為聽取批評的聲音是浪費時間的話,那麼他又有什麼資格坐在立法會內浪費我們納稅人的金錢?

我唯一佩服詹先生是他的坦白,立場鮮明,他擺明是阿爺的狗就從來不會扮貓哭老鼠。
但很可惜,我們既不能殺他,亦不能改變他在功能界別取得一席的事實,唯有廢除功能界別才能將這班建制派人趕絕。
但很可惜,詹先生亦不笨,他知道這個遊戲已定輸贏,他視社民連狗噏的人士只是幾隻擾人的蚊滋,無傷大雅。

對,真的很不該!所以我絕對支持毓民繼續狗噏,最少可以幫我舒一口悶人的氣,借他的聲音掌摑這些無恥剝奪我們普選的廢柴!

Advertisements

請毒死我

對一個曾經跟自己大被同眠的人隱暪某些事物,痛苦的程度好比被人強行嚥下含笑半步釘或被擺你命三千嘔打般求死不得求生不能。

容許我毒死自己,用由罪惡內疚情慾良知寂寞道德自私混合而成的毒藥一口吞下,腸穿肚爛,不得好死。

Use condoms

je veux la bonbon!

恕我直言,我真的很討厭小朋友,或者正確來說是被這個世界污染的小朋友。
請各位享受肉體快感前,請三思!我不想在巴士上超級市場內詛咒你的孩子!

Why men don’t talk to women

“I have money”
“I love you”

當M先生正在將他的皮帶扣上時,他發表了其偉論
“Women and men are not meant to be together, they never work out, or what I mean is, the society makes women and men no longer can work out”

好一句一針見血的道別語,謝謝!

唔該唔好咁無聊朝早7點打黎發出D不知明呻吟聲,
點解我會咁失策留下自己真實電話!!

頂!係i場D港男個個都係癲架!

糜爛故事一則

時間:晚上十一時至早上三點

地點:老蘭Bar George, Russian Vodka Bar, Makumba, Insomnia

目的:為準新娘k小姐預備的bridal shower,雖然k小姐是最早走的一位

人物:整晚著french maid costume的準新娘,黑色麗人法籍小姐,22寸小蠻腰少女,假髮泰籍瑪莉蓮夢露,豹紋性感泰妹,不知名不知國籍小姐,T-shirtconverse鞋中學年代小姐,再加幾位不知名少女

內容:瘋狂跳舞5小時

插曲1:Bar George內出現一位年約60歲的阿伯,就是在公園捉棋的那種,還跟另外兩位老外一齊來,三位年過200的老人家你們是不是搞錯這裡是社區中心?

插曲2: 隔離枱發現一名半昏迷的女士,成為當晚很多人拍輯的對象,不明白她為什麼可以在這個音樂嘈吵過10枱麻雀加酷熱警告的地方睡得那麼甘甜?

插曲3: 我還沒有付錢,請問幾多錢?

插曲4:為什麼每次派對最後都剩下自己一個?在makumba我跳到差點連個膶都跌出來,已經發覺全部人消失了!!有一位著拖鞋的老外跟我說他已經有女朋友!咳咳!!我是在跳舞不是在問你可不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完全莫明奇妙!我離開的時候他還叮囑我回家要小心點,go home safe!!! oh..thank you!!

插曲5: 每次派對的last stop 必定是insomnia, 不能缺少的一個環節,當我喝下最後一啖啤酒時,一名連樣也不想記起的男子前來搭訕,醉到已走不到直線的我居然給他我的真實電話號碼!!!!!噢買尬!!!!他居然夠膽死真的打來!
害我已經半死躺在床上時吵醒我!!我屌!

插曲6: 兩小時前收到一個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天真的我在期待是什麼長途或驚喜電話,誰知見鬼!!!是那位再次連樣也不想記起的男子打來!!你有冇咁悶呀!要我花了3分鐘打發你收線,我正餓得發狂想打電話買外賣啊!!

糜爛故事一則 ﹣完

後記:
剛才出街落樓發覺自己在樓梯牆刻左“xxxx (my name) loves….” SHIT!!!! 我搞什麼,為了填補這句句子的漏洞,我加了party在loves後面,成為”xxxx loves party”…..對不起鄰居!你們永遠跟我的名字同在,阿們

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是將這裡執一執。
改頭換臉則稱不上,
但最少清除一些陳年舊檔案,加了些新links,
換了句caption…

還有20天,由2005年開始的生活限期便到。
由接電話帶隊出email講talk的春天花花幼稚園式皇朝最終結束。
我不用坐在這間小小的寫字樓,對著多千件化石和一大堆不知名老人味而奧惱。

從20天後開始,像fanfan一樣無拘無束盡情燃燒青春(堅信我還有大把青春),
再跟一個可溶化心窩的人來一場由頭髮到腳指一寸不漏的世紀式法吻…

這是2009年最動人的心願。

Jules at Jim

jules_et_jim

如果我能成為Jules at Jim中的女主角,
從來搞不清事情的是非對錯,
只需用一秒來製造愛,
亦不用花多於一分鐘來忘記痛苦,
你說是多麼美好的事。

我想要這種罪惡感來填補我的不足。
這2年來所修的行,今日我已經將它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