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7

一口氣看完數集香港電台的吾土吾情和鏗鏘集,
淚水被激動的心情泊湧出來,
我們現在面對的是看見政府慢慢透過市區重建計劃將一個不能改變的歷史“香港曾是殖民地“淡化,
縱使強調一句又一句要推行保育,
但保育的背後只是保留一塊舊建築的外牆,
裡面的人和事都通通換了一些冰冷的物件,
一些不可以告訴你這裡以往50年前故事的連銷店。

舊市區無可否認是需要重建翻新,
但是否有需要將一座座唐樓用推土機嘭的一聲推下,
再建上富懷舊色彩的老街配合好幾棟酒店及35層大樓作「陪襯」?
那嘭的一聲,粉碎了香港故事,
破壞了張三陳四家傳互曉的家坊老說,
換來是大財團發展商的笑聲,
政府荷包的進漲,
和添上被寵壞的香港人所熱愛的拜金地。

正在被訓練成老師的我,
很想讓現在的一代知道他們住在什麼地方,
如何將自己的身份定位,
令他們更懂珍惜香港的一點一滴。
但當我換一個角度出發,
他們的成長可能是一座座高樓,
一間又一間的k房,
IFC Mega Box Element,
誰會對大浪灣嘉咸街灣仔街市等有深切感受?
可能就算我加多幾分精力幾滴眼淚對他們都不會起太大作用,
那當敎育的,
是教導他們懂得自己判斷是非,
當他們最後覺得還有想多一座給他們娛樂的商場,
我也不能替香港做什麼。

(其實還沒有寫完但已是兩星期前的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NAg0KHEnU8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