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被害妄想症

當你去到一個只認識了一個月的男士家中,發現他洗手間當眼處放有一枝SKII神仙水,
不識時務的你問他為何會「用」神仙水,你得出的答案時「朋友送的禮物」,
你會有什麼反應?
1. 即時扮不舒服而急腳離開
2. 繼續質問他有否講大話
3. 扮沒事發生繼續調情

不用想你的答案是3,因為你知道他帶你回家已經別有用意,
你跟他回家亦不是只想談情說愛。

當二人準備上床就枕,男士下一步會做什麼?
1. 開波黎料
2. 溫柔的說幾句甜言蜜語然後開波黎料
3. 溫柔地親親你的嘴唇然後倒頭大睡

是,答案是3!一個家裡擁有神仙水的男士居然有貨送上門而不動聲色,
這是天下十大疑團之一,究竟他有何居心?
難道他是神仙水代理人?
難道他是不能?(但他生理明顯是有反應的)
難道….他突然內疚?

雖然你渴望童話故事中的橋段,暗裡希冀男士真的喜歡你而不想跟你進展太快,所以做一個循規蹈矩的人…..
但你從不相信貓不吃魚,豪不懷疑就斷定這是一個騙局!

無聊透極,以上的故事是一個被害妄想症的患者無中生有虛構出來

髮型

是不是回復單身的我突然對自己提不起自信?
我剛恤了髮但我極之討厭這個冬菇頭!
望著鏡前的我,有點像Chocolate Factory裡的Johnny Depp,
又或者新不了情中的袁詠儀,
時代空間完全錯誤。
為了游說自己這個髮型不是太過難看,又翻開各本雜誌看看當紅女星的打扮,
有沒有一個跟自己的髮型睇齊,安慰自己現在的扮相不至於貼地。
…..
商天娥,李美鳯,一眾老娘…
天啊,你是否要我在這夜闌人靜的時候嚎啕大哭,喊打喊殺?
你是否想搶奪我上街夜遊的膽量?
你是否迫我幫襯麗麗織髮(如果他們還存在的話)??

不知好運還是走寶,今個星期死氣沉沉,
那班夜遊伙伴沒有蒲頭,
我唯有跟兔兒長相廝守…

在這個沒有工作的夏天,
我的心窩如比火燒

我打開了new message的一欄,從容地打了Dear all…之後就發覺「斃!賴野!」。

還有兩天我就離開我工作了四年半的地方,循例上都應該發一封farewell email給一眾上師同袍好來好去,但我前思後想都不知應放什麼內容進去這封每一份工只可發一次的email。

參考過一些網上的samples後終於勉勉強強打了以下幾句。

It is my last day after 10 years with xxxxx. I would like to truly thank all of you for your support and help during this time, especially those who were my xxxx during my xxxx life. I would also like to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give my special thank to xxxxx, who gave me opportunity to stay with xxxxxx since xxxxx. I am not good at expressing myself in words, and it is extremely difficult for me to bid the word “goodbye”, as I wish, anyway, anywhere, anytime, I will see each of you again.

好像有點行,太過簡單,但不是越簡單就越精景嗎?長篇大論的客套說話最後應該沒有人會花精神閱讀(好一句自我安慰的說話)。

最後我想寫一段自己喜愛的座右銘與他們同勉之,噢!但原來我沒有座右銘的!好,google博士請幫我一把!

翻來翻去,又勉勉強強找到幾句自己頗為喜歡,但是套落現在的情境又變為不倫不類…

“Life is what happens while you are busy making other plans.”
John Lennon

so?人家看後就得一句“哦“

“Don’t wait. The time will never be just right.”
Napoleon Hill

這句都可算是貼題,但Napoleon Hill是乜水?

“There are two ways to live: you can live as if nothing is a miracle; you can live as if everything is a miracle.”
Albert Einstein

我的離開是miracle嗎?

“Dream as if you’ll live forever, live as if you’ll die today.”
James Dean

跟之前Napoleon Hill有異曲同工之妙,但James Dean….又貴姓?(友人提醒誰是James Dean…haha 占士甸也!我兒時活在一個充滿譯名的世界,真丟臉!)

“Here is my secret. It is very simple: It is only with the heart that one can see rightly;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
The Little Prince

請用心看看我…..頂!

夠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句thank you不就足夠啦!想太多!

讓我們溶掉名牌

0714-00407-028b1
相片來源:太陽網

前兩天看報紙得知法籍街頭藝術家Zevs在中環GIORGIO ARMANI時裝店外牆用顏料噴上一個正在溶掉Chanel的標誌,事後聘用的客貨車司機帶接報的警員到畫廊拘捕他,Sevs慘被指控刑事毀壞罪名。

我想這位在世界出名的街頭藝術家怎也推測不到上得山多終遇虎,就在香港這片聲稱推動藝術文化之地被人檢控,還被ARMANI老屈須重建外牆,維修費多達674萬多元!我想Zevs從此以後不會再在(來)香港發表任何藝術作品。

從這件事情可以證明香港根本不會尊重藝術,或香港只會認為放在博物館畫廊的作品才可被稱為藝術。就像九龍皇帝的作品,香港政府從來不去細心研究他是香港獨一無二的街頭創作,直至有「藝術家」賞識他的書法政府才醒覺一直以來不斷破壞這些原來有值價的東西。九龍皇帝飛上枝頭變鳳凰,他在尖沙嘴天星碼頭街柱上的書法就跟其他所餘無幾的筆跡一樣被一層怪誕的透明膠圍著,好叫市民不能破壞塗污。我每次經過都不禁問除了政府外又有幾多無聊人會破壞這些令人再三回味的書法呢?

說回Zevs這單事情,我不是從事藝術,更對藝術亳無認識,但我一看見這個溶掉中的Chanel,就被這股由怒氣轉成塗鴉的意念控制著。黑色的顏料恍如一顆又一顆血液從標誌中流出來,血液洗脫拜金一族的紫醉金迷生活,將人性最原始赤裸的一面顯露人前。

我害怕名牌,因為它能控制人,它能成為一種信仰,縱然名牌背後必然有一段輝煌的辛酸史,但追捧名牌的十居其九都為名利而不是欣賞某某的時裝王國地位。所以當這個名牌被溶掉時,我感受到的訊息是溶掉名利而不是破壞某某設計師的光輝歲月。

讓Zevs幫我們溶掉名牌,溶掉你我心中的一種魔力,溶掉人與人之間用名利金錢而建立的牆。

Zevs個人網頁

pak lap

看看這片藍天白雲,怎能相信當時正是懸掛三號風球!
幸好我們沒有為了這個連名字都未搞清楚的風球而取消今次西貢白腊的聚會。

白腊聽落有點像食物,亦好像跟陽光海灘扯不上關係,
但白腊絕對可以跟馬爾代夫般的仙境相提並論!
原因是住在白腊的居民起了一對對聯,
對聯其中一句是「馬爾代夫白腊灣」,夠經典吧!

白腊有一排屋供人日租過夜,
冷氣沖涼燒烤汽水啤酒一一俱備。
我們一行8人連飲連食連住一晚合共每人二百大元,價錢合宜。

白腊灣景色水質都不及如人間天堂的大浪灣,
但如果以可達度程度以言,白腊已經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我們因為太熱愛陽光海灘,一放下手上行李便赤條條(!)跑到大海去,
根本沒有人記得帶相機,所以我回家後發覺一張海灘照也沒有,甚為可惜。

雖然白腊以客觀評價是頗高,
但我個人不會選擇再到這個地方。
我不喜歡之處是渡假屋與渡假屋的距離太近,
我一心本想到郊外享受寧靜的大自然,
換來是隔離猜枚的嘈吵聲。
對不起,你說我沒有禮貌我也不會計較,
我是歧視這一類沒有教養的人,
我忍不住氣舒發了我自己的意見,
「我期望一個安靜的環境,我不想千里迢迢跑到西貢來換來是旺角的劈場俱樂部。」
他們要對號入座認為我歧視他們MK是他們的個人選擇,
我唯一對不起是一起耳朵受罪的朋友們,
可能因為我一句發爛引致整晚雞犬不寧,
但我心裡亦不禁為一針見血踩到他們的要害而沾沾自喜。

非一般的週末就此完結,心裡仍然有一股耐不住的納悶。

我想念我的大浪灣,
想念這間簡陋但舒適的村屋,
想念一班為了蕃茄的切法而各持一見的大傻瓜,
而及想念誰也不用照顧誰的朋友關係。
我很想再次擁抱他們說一聲bonjour ca va!

Let me drown
drown under your skin,
penetrate into your veins,
diffuse into your blood,
touch the valves of your heart..

Let me drip
drip like a soul without home,
fly over the sky and blown by the wind,
until I reach your chest,
mix with your sweat,
please suck my soul out of the mixture of rains and tears…

底線

人生究竟有幾多條底線?

兒時的時候,不玩火柴插鬚是一條底線。
讀書的時候,考試不出貓是一條底線。
工作的時候,不推卸責任是一條底線。
狂歡的時候,不索K不沾任何化學毒品是一條底線。
拍拖的時候,不劈腿是一條底線。
運用金錢的時候,不入不敷支是一條底線。
傷心的時候,不自殘身體是最底的底線。

引誘跟底線是切肉不離皮,
自問自己差不多是一個沒有底線的人,
因為面對引誘時,我是一個極其軟弱的人。

我軟弱可能因為我長期處於寂寞的狀態,
但我內心亦有一個道理:人生只得一次,而且應該包含快樂和痛苦,
快樂和痛苦的源頭就是敢於嘗試踏出每一步。

————————————————
在尼泊爾的時候,
一位日藉背包旅行者上前搭訕,我同日就跟著他去會合他的朋友。
其他人會問「下,你唔驚佢捉左你去賣呀?」
說真的我是有點害怕,但我知道如果我拒絕了,這就失去我去旅行的本質 ﹣結識不同文化地區的人。
我知道好結局不是必然的,這個決定隨時可以將我消失在世界上…
但我決定冒這個險。
最終我亦沒有後悔跟著他走,帶我走進另一個世界,遇上帶著不同目的來到加德滿都的流浪者,在語言不通的情況,我還記得這是我人生中其中一個最愉快的晚上。
再次,這結局不是必然,我慶幸今次走運了。

———————————————–
在蘭桂坊遇上好幾位令人心動的男孩,
當時在沒有底線的情況下我亦跟他們歡樂金宵。
如果你問我,我有沒有後悔,我真的沒有。
但如果你問我,我現在有沒有這條底線,我可以膽粗粗地說有。
設了這條底線不是因為我覺得這是不應該的事,
而是我知道自己已經嘗過了禁果的滋味,
我沒法告訴你禁果的味道,亦不會鼓勵或反對這些事情,
人生是自己,亦不需跟別人交代。

————————————————-
現在我所面對的是一條我從未想過需要劃清的底線,
這條底線背後亦是我遇見過最難抗拒的引誘。
最後,今晨在煙霧彌漫的客廳中,他終於開口說我們要抽離這個狀態。
我萬分感謝他的勇氣和耐力,
我知道這是一個不可回頭的無底深潭,如果我們今日越軌了,
我會從此不再愛自己。
但他救了我,一個比誰都瘋癲的人挽救了我。

多謝你,一位令我心窩溶掉的人!